• 暫無內容

      公告

      您的位置:

      我國民營檢驗檢測機構的成長與發展概論

      目錄

      一、我國民營檢驗檢測機構的興起

      (一)我國民營檢驗檢測機構的誕生 (二)我國民營檢驗檢測機構的分類

      二、我國民營檢驗檢測機構的發展成長路徑和管理經驗

      (一)搭乘政策快車,借力政府支持 (二)注重品牌建設,創新服務模式 (三)借助資本力量,發揮股權優勢 (四) 廣納賢才智士,共謀錦繡前程 (五)創新管理方式,追求卓越績效 (六)設立研究院或科技創新平台,打造科研團隊 (七)對標國際知名品牌,謀劃國際市場

      三、我國民營檢驗檢測機構成長發展遇到的問題

      四、 我國民營檢驗檢測機構的未來發展方向

      (一) 行業集中度日益增長,頭羊的帶隊作用和影響力越來越大 (二)與資本共舞,建立競爭優勢 (三)突破原有業務模式,打造核心競爭力 (四)強化事中事後監管,營造公平競爭市場環境 (五)大力引進人才,搶占人才製高點 (六)擁抱“一帶一路”,與國際一流機構對標,打造國際一流檢驗檢測機構品牌

      ——————————————————————————————————————————————————

      2018年11月1日,習近平總書記主持召開民營企業座談會並發表重要講話,習總書記指出:民營經濟是社會主義自己的力量,而非異己力量;民營經濟、公有製經濟和國有企業共同發展,而非相互對抗;民營經濟是社會發展的主體,而非邊緣群體;民營經濟是中國共產黨的執政基礎,而非曆史過客;民營經濟的發展要牢牢把握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製度坐標和曆史方位。

      我國民營檢驗檢測機構近20年來發展迅猛,逐步發展成為我國民營經濟的重要分支。

      截至2020年年底,全國取得資質認定的檢驗檢測機構近4.9萬家(48919家),全年營業收入3585.92億元,機構戶均營收732.5萬元,從業人員141.19萬人,人均營收25.45萬,共計出具檢驗報告5.67億份,擁有各類儀器設備808.01萬台套,設備設備資產原值4118.91億元。營收在1億以上的機構481家,營收在5億以上的機構42家。其中,民營檢驗檢測機構27302家,占比55.8%(2019年年底首次突破半數,占比52.17%,首次超過了體製內的檢驗檢測機構)。民營檢驗檢測機構營業收入1391.94億元(占比38.8%),機構戶均營收509萬,人均營收20.8萬,從業人員66.86萬人(占比47.4%),出具報告數3.48億份(占比61.4%,人均520份,戶均1.27萬份),擁有儀器設備318.08萬台套,原值945.01億元(占比22.9%)。

      以首家檢驗檢測領域的上市公司華測檢測為代表的一批民營檢驗檢測機構快速發展,加上外資檢驗檢測機構的強勢進入,3586億的中國檢驗檢測市場,外資、民營、國有“三足鼎立”的局麵已經初步形成。

      企業微信截圖_8e8f392f-9b53-4eb5-9537-49d7adfe44a2.png

      圖1:2014-2020年我國檢驗檢測機構數量及增速(數據來源: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

      一、我國民營檢驗檢測機構的興起

      民營檢驗檢測機構是我國檢驗檢測市場的重要組成部分,在我國檢驗檢測市場中占據越來越重要的作用。

      (一)我國民營檢驗檢測機構的誕生

      在近30年的檢驗檢測市場發展中,民營檢驗檢測機構異軍突起,發展速度之快、體量占比之突變,超出了人們的預期。國家實施檢驗檢測統計製度以來,民營檢驗檢測機構已實現了連續6年的高速發展。

      我國民營檢驗檢測機構發展最早得益於三個領域的重大調整改革:

      一是工民建領域,住建部門將原來建設項目竣工檢測驗收工作放開、市場化,一些基層的原隸屬於住建部門的正處級正科級事業單位改製成為混合所有製企業,甚至一步到位改製為民營企業,這些改製的實驗室因為傳承了過去住建部門的人脈和業務,取得了穩定的市場份額,一些具有開拓精神的機構縱橫捭闔、上下(遊)延展業務,由過去業務單一狹窄的局限於本縣級或市級行政區域的工民建檢驗檢測機構逐步發展壯大為麵向全國市場的綜合性檢驗檢測機構。

      二是得益於機動車安檢市場化改革。2004年5月1號實施的《道路交通法》及其實施條例,對過去由公安部門的車管所壟斷經營的機動車安檢機構管理體製實施了社會化改革,資質(準入)交給原質量技術監督局負責,規定隻要通過質監部門的資格許可和計量認證,就可以從事機動車安檢。一夜之間,大量社會資本湧入,機動車安檢機構數量由2004年全國不到3000家,發展到2020年末的12000家,占據了全國檢驗檢測機構總數的近1/4,但這上萬家機構各自為政,沒有頭部企業,沒有全國知名集團,是檢驗檢測“小散弱”的代表性領域。

      三是得益於環境監測體製的改革,在國家“放管服”政策大氣候下,各級環保部門紛紛將其隸屬的環境監測機構(實驗室)退出環境監測(檢測)市場,多采取政府購買服務方式,向社會第三方(實驗室)招標購買環境監測(檢測)數據,由社會第三方機構對數據的真實性承擔法律責任。環境保護部門針對環境監測機構的市場化改革,使得於2002年1月1日起實施的10項建築裝飾裝修材料有毒有害物質限量標準、一些民營的室內空氣檢驗檢測機構有了用武之地,八仙過海各顯神通,轉戰環境監測市場,第三方(主要是民營機構)環境和室內空氣監測(檢測)從20年前的難覓蹤跡發展到2020年年底達8000多家,是僅次於機動車安檢機構的資質認定大戶。但是,跟機動車安檢機構(市場)一樣,這一領域也是“小散弱”問題嚴重、缺少領軍機構,沒有全國品牌連鎖機構,社會反映出具虛假檢驗報告的重災區,是監管部門重點監管和治理的對象。

      其他領域,像珠寶黃金首飾檢驗檢測,由於放開了人員資質要求(2000年前,從事珠寶檢測的人員必須取得質檢總局認可的國家珠寶檢測中心頒發的人員考核合格上崗職業資格證書,後來下放到省局發證,再後來取消了),加上設備投入相對少,市場準入門檻低,民營資本進入的也很多。

      民營機構雖然在數量上取得了快速的發展,但是截至2020年年底,平均每家機構的營業收入僅為509萬元(比2019年的戶均483萬元有所增長),遠低於同期全國檢驗檢測機構戶均732.5萬元的營業收入(2019年全國戶均為712萬元)。

      企業微信截圖_4e93564b-89dd-4253-915e-6065578d1a7b.png

      圖2 :2014—2020年中國民營檢驗檢測機構比例(數據來源: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

      統計顯示,我國民營檢驗檢測機構利潤薄,單份檢驗檢測報告平均收入僅400元(2019年僅327.21元),比2020年全行業平均數低232.45元(全國報告平均價格632.45元),利潤稀薄,依靠“低價”來維持生存,在這樣的運營壓力下,個別機構難免違規操作,不檢測出報告,加大了監管機關的監管風險。

      企業微信截圖_8e66d6f1-7f36-4198-a9fe-e14ced60dec1.png

      圖3:民營檢驗檢測機構對外出報告數量的變化(數據來源: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

      (二)我國民營檢驗檢測機構的分類

      在眾多的民營檢驗檢測機構中,基本可以分為以下五種類型:

      1.合夥人型

      由幾個合夥人共同出資創辦,其中某一人相對擁有控股股權。這一類型的代表是深圳華測檢測認證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華測集團由萬峰等人於2003年聯合創立,初創期以貿易保障檢驗測試為主,逐步向多領域拓展,靠歐盟RoHS業務賺到第一桶金。2009年成功在創業板上市,不到20年,發展成為國內最有影響力的綜合性檢驗檢測機構之一。 合夥人製是我國民營檢驗檢測機構最主要的初創模式,並將成為民營檢驗檢測機構今後發展的主要模式。這一模式比較成功的還有西安國聯質量檢測技術股份有限公司(“國聯質檢”)。這家2011年12月由幾個人合夥創立、僅開展油品檢測的小公司,如今業務廣泛涉足食品、環境、材料、化工、中藥材、保健品、獸藥、一致性評價等領域,成為我國西部地區一家比較知名的民營檢驗檢測機構。

      2.體改型

      由體製內機構經上級主管部門批準體製改革,實驗室國有資產經評估徹底轉為民營、逐步發展起來。這一類型以譜尼測試為代表。譜尼測試前身係北京某科研院內部的理化實驗室,2002年注冊成公司,2006年轉製改成民營公司,一步一步發展壯大,2020年9月成功上市。其業務領域包括食品、農產品、藥品、保健食品檢測,生態環境監測,醫學檢驗等諸多領域,為企業提供“一站式”服務。 另一家類似的由事業單位轉製為民營企業的成功範例是常州市建築科學研究院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建科股份”),公司始建於1959年的常州建築科學研究所,2003年3月改製成民營企業,逐步從原來的房建檢測為主業發展至現在的涵蓋房建、市政、水利、鐵路、交通、軌道、環保等諸多領域的具有較強實力的民營檢驗檢測機構。 上海賽孚燃料檢測股份有限公司也屬於這一類情況,它最早是上海物資局下麵的煤炭檢驗實驗室和燃料檢驗實驗室,1996年兩個實驗室合並成立了上海燃料產品檢測服務中心,2001年年底,改製成立上海賽孚燃料檢測有限公司(混合所有製),2015年再次改革,國有股完全退出,成為民營的上海賽孚燃料檢測股份有限公司。

      3.混改型

      由體製內機構混合所有製改革而來、職工占控股,比如蘇州電科院。2000年,原屬於事業單位的蘇州電科院完成民營化改製,董事長胡德霖及其子擁有絕對控股。2009年,為進一步提升公司的競爭能力和品牌影響力,同時為參與國際市場競爭奠定基礎,蘇州電科院引入了戰略投資者——中國檢驗認證集團,2011年5月上市後,中檢集團占股27.44%。蘇州電科院成為先轉製民企後又轉製為混合所有製的大型知名上市檢驗檢測機構。 混合所有製改革成功典範還有開普檢測。2013年,許昌繼電器研究所下轄的許昌開普電器檢測研究院經許昌市政府批準,改製成立“許昌開普檢測技術有限公司”,國有資本占比30%、員工合計持股70%,成為國內少有的以民營經濟成分為主體的混合所有製檢驗檢測機構。2019年營業收入達到2.03億元,淨利潤1.08億元,人均產值超過230萬元,是全國人均平均值的10倍,居全國首位。資產規模對比改製之初增加40倍。2020年9月,開普檢測成功登陸A股深交所中小板。 混合所有製改革在機電、建工領域實施的比較多,也大多比較成功。這樣的混改模式值得下一步市場監管係統的檢驗檢測機構進行體製改革時學習和借鑒。

      4.家族(個人)型

      由民營企業家或者個人投資創辦,從無到有。比如遠東正大檢驗集團公司,2004年由一溫州民營企業家投資創辦,最早隻在北京,主要從事紡織品檢測,經過17年艱難創業,現在已經發展成為在上海、重慶、廣東、杭州設立了多個實驗室與服務網絡、檢測範圍涵蓋化妝品、紡織產品、輕工產品、家用電器多個專業領域的檢驗集團。 這類機構在中部地區最有影響力的是ASIAGAMING檢測(湖南)股份有限公司(“ASIAGAMING檢測”),由中南大學一位在職教授於2004年創辦,經過17年砥礪前行,由一家單一的幕牆工程檢測公司,發展成為湖南省內民營檢驗檢測機構中業務領域最多、最具影響力的“互聯網+檢測技術服務”的全產業鏈綜合性平台檢測公司,連續多年位居湖南省檢驗檢測行業的龍頭領軍地位。

      5.資本介入型

      由投資公司直接介入,收購檢驗檢測機構,成立檢驗檢測集團。由於近一二十年檢驗檢測業發展形勢良好,吸引社會資本大量介入,除了國企(如招商、國投)大舉進入,一些民營資本運作公司也由過去投資一些檢驗檢測機構,發展到直接收購檢驗檢測機構,這方麵操作成功的代表是鈦和集團。鈦和檢測認證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總部位於上海,注冊資本2.48億元人民幣,鈦和資本原先是一家產業投資公司,主要是在醫療和檢驗檢測領域從事投資業務,2019年戰略重組升級,旗下子公司(實驗室)啟用全新品牌“鈦和”。2020年集團產值突破5.6億元。

      二、我國民營檢驗檢測機構的發展成長路徑和管理經驗

      通過研究分析這些知名的民營檢驗檢測機構成長發展曆程,我們不難發現,他們大多是按照:“小而專”誕生——業務逐步擴張——引進高管人才或戰略投資方——製定符合自身發展定位的戰略目標——打造核心競爭力(塑造企業品牌競爭力)——上市,用20年左右時間,完成從菜鳥到大咖的轉變。總結和概括這些知名民營檢驗檢測機構的成長發展路徑和管理經驗,不論是對於國有檢驗檢測機構、事業單位檢驗檢測機構還是一般民營檢驗檢測機構,都會有很好的借鑒意義。

      (一)搭乘政策快車,借力政府支持

      民營檢驗檢測機構這些年的快速成長,跟政府部門的大力支持分不開。首先是資質的取得。市場監管部門不僅放開了資質認定(CMA),而且對於像華測、譜尼這樣的全國布點的大型民營機構,還允許其獲取國家級資質認定(CMA)。過去很難獲取的CCC指定實驗室資質也都對民營機構放開,截至2020年年底,包括華測檢測、譜尼測試在內的20家民營檢驗檢測機構獲取了CCC指定(占全部CCC指定實驗室244家的8%)。其次是任務的獲取。這些年,民營檢驗檢測機構在農業部門、生態環境保護部門、電力部門、交通部門、住建部門乃至市場監管(原工商)部門那裏爭取到了大量農產品、生態環境、建工建材和產品質量監督抽查任務。2020年,華測和譜尼先後獲得核酸檢測單位資質,在抗擊新冠肺炎疫情中做出積極貢獻的同時,也獲取了不菲的商業利益。第三是榮譽。華測榮獲中國標準創新貢獻獎一等獎,同時也被國家科技部授予國家重點研發計劃應用示範基地;譜尼2007年榮膺德勤“亞太區高科技、高成長500強”稱號;開普檢測獲工信部“國家中小企業公共服務示範平台”、“工業產品質量控製和技術評價實驗室”等榮譽;ASIAGAMING檢測獲工信部“2018大數據產業發展試點示範項目”、“2019國家互聯網創新發展工程”等榮譽;國聯質檢先後獲西北首家“國家食品企業質量安全檢測技術示範中心”、陝西省首批工業產品質量控製和技術評價實驗室等榮譽稱號;建科股份獲評“國家知識產權優勢企業”、“2019年度現代服務業五星級明星企業”等稱號;遠東正大2018年獲得“首都文明單位”稱號,連續6年被“德勤——亦莊”評為“高科技、高成長TOP20”。 民營檢驗檢測機構充分發揮這些榮譽的宣傳功效,助力其在市場上站穩地位,獲得了市場(客戶)的認同。

      (二)注重品牌建設,創新服務模式

      民營檢驗檢測機構區別於國有檢驗檢測機構、事業單位檢驗檢測機構的一個重要標誌就是擁有自己的品牌和LOGO,一些知名民營檢驗檢測機構的品牌LOGO已經深入人心。 華測上市前進行“多產品線+多網點”布局,樹立了良好的品牌形象和公信力,逐步得到了市場的認可。2014年華測利潤出現負增長,2016年業績大幅下滑,2017年持續低迷,2018年,公司戰略轉向利潤導向,邁向高質量成長方向,業績連續3年保持增長,成為第三方民營檢驗檢測機構最有影響力的品牌。 譜尼(PONY),其英文原意是“小馬駒”,創始人宋薇女士當初給公司取這樣一個富有深意的名字,就是要將一批小馬駒培養成為一匹馳騁檢驗檢測市場的千裏馬。 開普檢測。從2007年開始,“開普”品牌(商標)創立,並以品牌構建為核心開展市場營銷工作。時至今日,“開普”已成為電力設備檢測領域的知名品牌,並已在國際標準、學術和科研領域嶄露頭角,塑造了獨具特色的業界聲譽。 鈦和集團(Ti Group),由於源自鈦和在檢測行業十年深耕,所以在品牌詮釋上取自鈦金屬材料的性能“穩健、進取”作為企業發展支柱精神,秉承“鈦度端正”理念,堅持“以客戶為中心、堅持奮鬥、不負信任、擁抱變化”的價值觀。 ASIAGAMING檢測,以長沙為總部、北京和雄安新區為次中心,西進西部大通道,打通西部中巴經濟走廊,南以海南自由貿易港向東南亞延伸,以高質量發展為引擎,勵誌打造出民族檢驗檢測機構品牌乃至國際知名品牌。 國聯質檢,2013年獲得國家商標局注冊,從此,這家在西安某城中村一間40m2的車庫建起的油品實驗室邁上品牌發展道路。十年磨一劍,如今國聯質檢已經成為西部乃至全國知名的檢驗檢測機構品牌。 建科股份,是江蘇省著名商標,江蘇省服務業名牌。 遠東正大標誌由ECT三個字母和C這個字母下麵的一道弧線,以及中文“遠東正大”構成。代表信用、技術,象征著遠東正大人團結一心,秉承“正義、厚德、開拓、奉獻”的企業精神,“客觀、公正”的工作原則,以雙手托舉起企業的發展願景。 品牌不僅僅是企業的形象,也是企業文化精神的濃縮,更是社會大眾對企業服務的信任。對品牌的打造與保護,使民營檢驗檢測機構越戰越勇,越走越遠。

      (三)借助資本力量,發揮股權優勢

      華測成立不到6年就成功在創業板上市,成為我國檢驗檢測領域第一家上市公司。上市後,迅速擴張,加大並購力度,一方麵鞏固已有的華東、華南基地,一方麵加大全國及海外布局。截至2020年年底,公司上市後新設和收購子公司超80家,在全國設立了60多個分支機構,擁有150多間實驗室,設立多個海外子公司,營收規模超30億元人民幣。華測提出“與資本共舞,建立競爭優勢”,利用資本的力量,使自身獲得發展先機和助力。 譜尼測試於2020年9月成功上市,首次公開發行股票1900萬股,募集資金淨額7.68億元。集團加快了華東運營總部、華中運營及研發總部建設進度,提升了診斷試劑的研發能力和整體技術水平,規模化發展能力得到將進一步加強。目前,公司核心員工都通過員工持股平台或戰略配售持有公司股份,增強了員工激勵,有助於公司進一步吸引人才,留住人才。下一步,集團在立足主業的前提下,將充分利用資本市場工具,加大行業橫向並購及縱向整合工作,為集團打造更加廣闊的護城河,促使集團加速發展,提升行業話語權及綜合競爭實力,努力成為規模大、水平高、信譽好、服務廣的檢測集團,立誌打造成為有國際影響力的檢測知名品牌。 開普檢測自2013年改製以後,曆經7年時間登陸中小板資本市場,迎來了新的曆史發展機遇。開普檢測首發股票2000萬股,融資淨額5.56億元,為其打造總部基地升級、拓展華南(珠海)基地,實現“兩點布局、南北拓展”發展戰略奠定了堅實的資本基礎,並為後續借助資本力量持續深耕電力係統、新能源以及電動汽車充換電等領域構築了可靠的融資平台。 建科股份作為國內改製較早的民營企業,充分發揮了民營企業機製靈活、決策效率高的優勢,從2003年改製初期隻有原來在事業單位編製內的員工持股,到目前絕大部分公司核心員工都持有股份,這樣的股權結構轉變,充分激發了廣大員工的積極性,創新創業動能得到了充分的發揮,尤其是2018年啟動了大麵積的核心員工持股計劃以來,公司業績更是屢創新高。 國聯質檢的股權激勵措施多樣、花樣新穎。公司采用在職股、注冊股、事業合夥人、集團股等多種股權實現核心人才沉澱。 ASIAGAMING檢測於2020年9月給予51名對公司發展做出傑出貢獻的員工以股權激勵,並相繼出台股權激勵、全民持股計劃,引入關聯產業戰略投資者。

      (四)廣納賢才智士,共謀錦繡前程

      檢驗檢測屬於高技術服務業,在一些傳統檢驗檢測領域(食品、環境、紡織、建材、珠寶首飾等),更是靠一線檢驗人員的辛勞付出,一點一滴地做出企業可觀的業績。相對一線基層檢驗人員來說,公司高管的眼界和能力更為重要。檢驗檢測行業的競爭其實就是企業領導者格局的競爭,領導者需懂得看長遠、看本質、知進退,要擁有判斷未來行業發展、產業變革的能力。 華測檢測因為兼並擴張過猛,2013至2017年出現業績連續下滑,在這關鍵時刻,2018年,華測引進了SGS前中國區總裁申屠獻忠先生任新總裁,在申屠總裁帶領下,華測由“以營收為導向”向“以利潤為導向”轉變。以申屠獻忠為首的華測領導者們,給華測的發展設定了兩個階段性目標:提升內生持續增長的質量和國際化。繼引進SGS原總裁申屠先生之後,華測還又先後引進了原中國檢驗檢疫科學研究院、上海計量科學研究院的副院長,這些來自體製內事業單位的領導,給華測管理團隊帶來了新生動力,助力華測走上國內領先、國際化嶄露頭角的發展道路。 人才競爭是檢驗檢測市場最大的競爭,除了華測大手筆招賢納士,譜尼也張開雙臂,歡迎各路英才的加入,先後有原任國企要職、國家認監委部門副主任級別、年富力強具有管理經驗或者律師職業資格的人才被譜尼收入囊中。譜尼測試創始人畢業後分在北京某科學研究院,譜尼集團發展壯大後,這些年,很多這個最高醫學藥學研究機構的博士、研究員也加入譜尼測試,為譜尼集團醫學、藥物研究和檢測、毒理、藥效、生物安全評價等工作上做出重要貢獻。 國聯質檢不斷探索經營組織模式,通過單元自組織、自協同、自約束的運營機製,實現個人部門化、部門公司化、公司平台化,讓員工在企業內創業,成為事業合夥人,讓員工能分享企業成長帶來的收益。 ASIAGAMING檢測通過網上招聘、校園招聘、社會招聘、獵頭、員工推薦等多種方式招賢納士,通過與中南大學、湖南大學等985、211高校科研合作、培養交流等方式,引進急需的人才,給予高於行業平均水準待遇,針對高端人才,向華為看齊,給予“50萬~200萬年薪+獎勵”待遇,廣納人才。 蘇州電科院廣納業內英才,先後聘請了中國科學院、中國工程院院士,以及意大利、荷蘭等國的外籍資深專家作為公司技術顧問,將電力領域中高壓、特高壓、變電等方麵的優秀人才攬於麾下,成為輸變電行業吸引人才加入的聚寶盆。

      (五)創新管理方式,追求卓越績效

      譜尼測試采取各區域橫向管理與各業務領域事業部縱向管理相結合的矩陣式管理模式,以實現快速決策、高效管理,充分整合優化公司資源。公司內部創新了以價值創造為導向的績效考核體係,績效管理落實到了業務部門、產能部門、職能部門的各部門人員,每年公司董事會薪酬與考核委員會都會對績效考核製度進行回顧、優化,以提高相關人員的積極性,實現公司預期效益。 開普檢測積極吸收國內外先進的管理理念,建立行之有效的戰略管理體係。利用SWOT戰略分析方法製定公司戰略,並基於BSC“平衡計分卡”管理工具,將KPI績效管理、IPD研發管理、ISO/IEC17025實驗室管理“三位一體”高度融合,並從學習與成長、內部流程、客戶、財務四個維度,將公司的戰略發展目標逐層分解為可執行、可考核的具體績效指標。 ASIAGAMING檢測每年11月份修訂戰略規劃,高層管理團隊和戰略管理委員會也會根據對每年各種輸入信息的綜合分析,對組織的願景、使命和價值觀進行審核並考慮是否修正,以確保校準戰略與行業和顧客要求的變化。 建科股份一方麵不斷持續深化拓展企業發展核心“六結構一平台”(即股權結構、組織結構、資源結構、產品結構、營銷結構、財務結構不斷優化與建設信息化管理平台),另一方麵不斷投入創新,將傳統的技術服務進行數字化、信息化、物聯化,促進傳統產業與新技術、新產業、新業態、新模式深度融合,不斷探索現代企業管理模式。 國聯質檢17年砥礪前行、創新發展,通過科研創新、運營創新、差異化創新、服務創新、文化創新、激勵創新等六大創新機製,探索經營單元自組織、自協同、自約束的機製,實現公司扁平化經營,激發組織活力。 遠東正大夯實信息化係統,啟用SAP檢務係統,開發了“遠東正大智慧樞紐”,集團檢務數據全部轉移到“阿裏雲”,實現公司和客戶委托信息的實時交換,實現了傳統檢驗檢測業務上網,取得了跨越式的發展。 瑞特認證檢測集團,秉承“嚴謹、科學、求實、認真”的企業宗旨和“誠信務實、合作共贏”的企業理念,不斷追求卓越,以最負責任的態度認真工作,提供誠信有價值的服務,贏得客戶、贏得尊敬;打造團隊精神,通過互助協作達到員工與企業共同成長的目標。

      (六)設立研究院或科技創新平台,打造科研團隊

      華測擁有自己的研究院和標準物質研究所,以確保集團保持可持續的研發能力。華測的研究院參加了50多個國際和國家的標準化委員會和分會,參與製修訂了國家和行業標準500多項,申請了國家專利300多項,已授權專利150多項,發明專利接近40項。 譜尼測試注冊成立譜尼研究院,長期專注於檢驗檢測技術研發,不斷夯實自主科研創新能力建設,持續聚焦戰略發展研究、科技前沿追蹤、創新技術研發、技術成果落地轉化和科技人才梯隊培養。集團及旗下子公司共獲得300項授權專利,集團共有技術研發人員672人,占集團員工總數的10.25%,2020年公司研發投入接近1億元。 開普檢測堅持貫徹“標準引領、創新驅動”的發展理念,設立研發中心從事檢測技術研究和試驗設備研發。先後主持或參與製修訂國內外標準71項,攻關特高壓交直流輸電、能源互聯網仿真等多項先進檢測技術,研發智能電網實時數字仿真係統、電動汽車充電樁全自動測試係統等10餘種型號檢測設備,打造“人無我有、人有我精”的差異化競爭優勢。 ASIAGAMING檢測自2016年開始建立研究院,董事長親自抓科研。2019年公司科研投入達7%,2020年科研投入達6%,現已完成30餘種智能傳感器及終端設備的研製,軟件產品10餘項,2020年獲得發明等各項專利和軟著78項,製定國家及行業各類標準10個。 鈦和集團成立了鈦和研究院,作為集團科技發展實施的載體,以推進集團科研創新、聚集優秀科技人才、開展高層次學術交流、產出高水平科研成果,幫助集團做好業務提前布局、發力標準研究、聚焦新測試方法開發、承擔國家及省部級課題研究、開展對外技術交流。目前,集團已擁有專利88項,另有30多項專利在申報過程中;參與製定完成國際、國家、地方、團體等各類標準7項。

      (七)對標國際知名品牌,謀劃國際市場

      中國檢驗檢測市場對外開放30年,國際上但凡出名一點的檢驗檢測認證機構都紛紛進入中國市場,截至2020年年底,在華取得資質認定的外資檢驗檢測機構456家,實現營業收入226.81億元,機構平均營收4973.9萬元(全國平均數6.79倍),人均營收52.17萬元(全國人均數2.05倍),以0.93%的機構占比贏得了6.32%的市場份額。反觀我國的檢驗檢測機構走出國門開拓國際市場的可謂鳳毛麟角,在國際化方麵還處於萌芽階段,我國檢驗檢測機構大舉進軍國際市場,一是實力不夠,二是國際環境(政治體製、教育背景、文化習俗、消費習慣等)也不允許。 但最近幾年,民營檢驗檢測機構的龍頭大咖已經意識到國際化戰略的重要性,他們厲兵秣馬,對標國際知名品牌,尋找突破口,瞄準國際化實施發展戰略布局。 2020年3月,華測以2.74億元人民幣收購新加坡檢測公司Maritec100%股權,向國際化邁出堅實一步。2021年5月20日,華測宣布,擬收購德國易馬90%股權,提升公司德係汽車品牌客戶認可度。接下來,華測的國際化步伐要分兩個階段走:第一階段,要促成更多與中國業務有協同效應的海外並購;第二階段,再考慮全球化部署。華測並購Maritec使其具備了服務全球船舶客戶的能力,為下一個5年計劃實現消費品領域的海外並購提供了範本。 譜尼測試2010年在香港設立了子公司,未來將在立足國內檢測市場的基礎上,加大海外市場的開拓力度,通過參加國際會議、發表論文、與海外檢測機構加強合作等多種形式提升集團在海外市場的知名度和美譽度,逐步完善海外實驗室和分支機構建設,同時擇機通過並購等形式切入海外市場。 蘇州電科院作為國際性專業實驗室,與國際知名機構如德國TÜV、英國INTERTEK、法國BV、瑞士SGS、歐盟CEM都有良好的合作關係,是這些國際知名品牌機構的簽約實驗室。未來5年,蘇州電科院將充分利用中檢集團的海外資源優勢和國際互認實驗室的資質優勢,加強與國際著名認證檢驗檢測機構的合作,不斷開拓海外業務市場。 開普檢測與國際知名檢測認證機構荷蘭KEMA(現更名為DNV GL)、德國萊茵TÜV以及南德TÜV等持續合作,走出了“接觸——合作——提升”的國際化之路。通過對標國際同行,開普檢測在國內率先推廣了電力通信規約檢測,並獲得國內首個UCAIug(電力通信國際用戶組織)IEC 61850A級實驗室授權資質。 ASIAGAMING檢測已經開始參與柬埔寨、老撾等東盟國家的檢測工作,下一步將以海南基地為橋頭堡,進軍海外市場。 遠東正大先後參加美國MAGIC展、法國CHIC展,率先加入美國紡織及鞋類協會(AAFA)。作為首家加入該協會的中國成員機構,在國際紡織品風險安全管控會議上,把GB測試要求麵對麵與品牌方及貿易商進行交流,連續3年參加AAFA年度峰會,廣泛接觸美國品牌企業總部高層,為實現海外接單積累渠道資源。 賽孚2013年與印尼品牌檢驗檢測機構GEOservices達成戰略合作協議,進行實驗室間技術比對,技術交流互訪,同時在檢驗檢測業務方麵也探索“離岸與到岸”檢驗檢測出現數據結果偏差的解決方案等;積極探索國際同行燃料樣品能力驗證,提升國際影響力,搭建與國際同行合作的平台。 以上這些民營檢驗檢測機構管理經驗的分享,其中既有華測、譜尼這樣的全國民營檢驗檢測機構的佼佼者,也有遠東正大、上海賽孚這樣規模不大的民營機構。總結歸納他們的發展經驗,希望能起到“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的參考作用。下表是10家民營檢驗檢測機構的一些發展指標(數據),這樣的數據不論是對行業監管者、市場參與者(國有、外資、民營),還是對檢驗檢測用戶方,都具有一定的參考價值。

      三、 我國民營檢驗檢測機構成長發展遇到的問題

      首先是政策層麵的問題。雖然在“放管服”大氣候下,政府監管部門在資質準入、招投標限製、兼並重組等方麵放寬了要求,給民營機構國民待遇,但在各地具體實施層麵,並不像國家監管部門要求的那樣都能得到很好的貫徹落實。在CMA資質申請上,一些地方以總局沒有出台後續相關操作層麵的細化措施為由,暫時不執行自2021年1月1日起全麵實施告知承諾(先許可發證、3個月內再核查能力)的CMA改革新政。在一些地方,民營檢驗檢測機構要申請一些敏感領域的擴項(如化妝品、危險貨物運輸罐車罐體),一些地方局以各種理由拒絕受理。一些地方在招投標中設置了民營檢驗檢測機構難以企及的條件,讓看似對民營機構開放的招投標活動流於形式。在機構重組方麵,民營機構投靠(被兼並)國有檢驗檢測機構的例子很多,但鮮有民營檢驗檢測機構兼並重組國有檢驗檢測機構的案例。雖然這些年,中央和國務院文件以及相關主管部門的文件都反複強調,要鼓勵民營檢驗檢測機構進入檢驗檢測市場,構建開放、公平的檢驗檢測市場環境,但是,上麵有政策,下麵有對策,在很多地方,民營檢驗檢測機構還是享受不到應得的政策紅利,一些地方對上麵政策的自行裁量問題仍然突出,亟須打通“最後一公裏”,讓民營檢驗檢測機構真正暢遊於平等公正的檢驗市場。 其次,從市場層麵來看,民營檢驗檢測機構也麵臨巨大的市場挑戰。一些特殊領域(如特種設備、防雷避雷、醫療器械等),民營檢驗檢測很難進入。一些國有檢驗檢測機構,身披鋼鐵鎧甲(一些體製內的檢驗檢測機構擁有多個“國家質檢中心”、“行業質檢中心”光環),與近乎赤膊上陣的民營檢驗檢測機構在市場上搏殺。市場監管總局的國家監督抽查任務前些年改革,搞招投標,一度有民營檢驗檢測機構入圍,但2020年的國家監督抽查中,承擔任務的機構裏已經難覓民營檢驗檢測機構蹤影。一些省裏的監督抽查任務也是“叫好不叫座”,有名無實(利)。民營檢驗檢測機構大多抱怨其他機構(包括體製內的競爭者)低價搞亂市場,但殊不知,在監管部門和體製內檢驗檢測機構眼中,民營檢驗檢測機構背負的低價競爭搞亂檢驗檢測市場的罵名最大,民營檢驗檢測機構的市場生存壓力比體製內的機構要大得多。 第三,從管理層麵看,在股權結構上,大部分民營檢驗檢測機構都會走到合夥人製。在激勵製度上,大多數民營檢驗檢測機構都采取市場(營業)業績(獎勵)+股權激勵的激勵製度,但對於一般檢驗員工,往往一開始隻有基本(保底)工資+業績(獎勵),沒有股權激勵一說。這就造成某些看似發展很輝煌的民營檢驗檢測機構,基層的一線檢驗員的收入並不高,收入高的都是高管和一些中層。收入分配的差距必然影響到團隊凝聚力和員工的歸屬感。在內部管理上,一些機構過分抓市場,疏於內部管理,等到監管部門來檢查,突擊補造原始記錄、原始台賬,有的機構每年(月)出的報告量和耗材(標準物質、試劑等)明顯不匹配,讓檢查人員一抓一個準。

      四、 我國民營檢驗檢測機構的未來發展方向

      (一)行業集中度日益增長,頭羊的帶隊作用和影響力越來越大

      大型檢驗檢測機構較強的社會公信力和檢驗檢測服務能力使其可以為客戶提供專業化、個性化的檢驗檢測服務,也將更多地參與到政府部門監督抽檢等大型檢驗檢測活動中,在增強盈利能力的同時將進一步提升自身公信力和技術能力,形成良性循環。因此,大型綜合性檢驗檢測機構將獲得更大的市場份額,檢驗檢測行業整體集中度將不斷上升。以國外檢驗檢測行業為參照,國內民營企業會出現頭羊企業,行業集中度不斷上升,行業“小散弱”的狀況將得到一定扭轉。

      (二)與資本共舞,建立競爭優勢

      檢測行業發展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對於上億元級別中等規模的檢驗檢測機構而言,如果吸引到優秀人才或者利用資本的力量,就能使自身獲得發展先機、占領市場高地。如若按部就班,在國內如此激烈的市場競爭麵前,未來前途難料。 國際檢驗檢測機構一般遵循“私募基金(PE)控股或全部控股——更換管理人——內生增長+並購增長”的資本運作模式,一些有遠見的國內民營檢驗檢測機構老板也正在學習這一做法,利用股權激勵、借助資本的力量,通過“內生+並購”兩條腿走路,找標的、納人才,以此突破發展瓶頸,做大做強。

      (三)突破原有業務模式,打造核心競爭力

      隨著互聯網的興起和迅速發展,網絡技術4G時代向5G時代跨越,未來的各行各業都將因互聯網而改變。有人說,未來最好的醫院可能是沒有醫生的醫院,未來最好的餐廳可能是沒有廚師的餐廳。雖然,不可妄言,未來最好的檢驗檢測機構將是沒有儀器設備、沒有檢驗人員的“檢驗檢測機構”,但線下傳統的抽樣(送樣)到實驗室檢驗、出具檢驗報告的模式,將來很可能會因為互聯網技術的發展而突破現有的商業模式。遠程檢驗、共享檢驗、無人化檢驗等未來商業檢驗模式將會逐漸興起並成為傳統檢驗商業模式的顛覆者。在未來檢驗檢測互聯網大數據時代,要想成為時代的弄潮兒,必須打造“人無我有、領先一步,人有我專、技高一籌”的核心競爭力,才能立於不敗之地。

      (四)強化事中事後監管,營造公平競爭市場環境

      市場監管總局成立以來,持續加大對全國4萬多家檢驗檢測機構的監管力度,機動車安檢機構和環境監測(檢測)機構民營檢驗檢測機構占比都超過60%,是監管部門重點監管領域(對象)。市場監管總局一手抓“放管服”改革,一手抓監管,多措並舉,對違法違規機構出重拳,包括開展“雙隨機一公開”的專項監督、日常監督、舉報線索查處、檢驗報告網上公開查詢、處罰信息納入國家信用信息公示係統、構建失信聯合懲戒機製等,提高了機構違法失信成本。檢驗檢測公平公正的市場環境既要靠監管部門創新監管手段、提高監管效能,但最主要的還是要靠廣大檢驗檢測機構自身誠信守法,不踩紅線。

      (五)大力引進人才,搶占人才製高點

      21世紀的競爭,是人才的競爭,誰掌握了高端人才,誰就占領了製高點。目前,民營檢驗檢測機構急需的是管理人才和市場人才,急需培養打造高端人才隊伍。如何引進、培養和鍛煉人才隊伍,是民營檢驗檢測機構麵臨的重大課題,隻有將企業的發展平台與人才的個人事業預期緊密結合,使得公司的願景目標與人才個人的事業發展願景目標高度契合,才能實現“雙贏”。人才的引進,要靠公司實力、領導者心胸和眼光,人才的培養要靠行業的曆練、國內國際市場的競爭。

      (六)擁抱“一帶一路”,與國際一流機構對標,打造國際一流檢驗檢測機構品牌

      2020年春節期間突然爆發的新冠肺炎疫情,給全球經濟發展和國際交流帶來巨大負麵影響,檢驗檢測行業也難以獨善其身。一些本來起步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城市)設立分支機構開拓國際市場的國內檢驗檢測機構,國際化步伐或陷於停滯或延緩調整了國際化發展戰略目標。 但對於優秀的具有敏銳戰略眼光的人(機構)來說,這次全球疫情,是困難也是機遇,是挑戰更是鞭策。像華測、譜尼等一批我國民營檢驗檢測機構的頭部企業、領頭羊,其成為國際一流檢驗檢測機構品牌的戰略目標不會退卻。在這些頭羊的帶領下,我國民營檢驗檢測機構在服務“國內國際雙循環”經濟發展中,對標國內外先進檢驗檢測集團,學習先進管理和服務理念,建設先進檢測平台,在激烈的市場競爭中不斷自我蛻變,縮短與行業國際龍頭的差距,努力成長為國內一流、國際知名的檢驗檢測機構民族品牌。 加強檢驗檢測市場監管、維護檢驗檢測市場秩序、推進檢驗檢測市場的高質量發展,尤其是加強對民營檢驗檢測機構的支持和監管,是按照“大市場、大質量、大監管”原則,做好新時期檢驗檢測市場監管的重要課題。筆者願此文,能為我國民營檢驗檢測機構的發展起到幫助作用,也讓國有、外資檢驗檢測機構看到我國民營檢驗檢測機構成長和發展的方方麵麵,相互學習、相互監督,也相互促進、共同成長,共同為我國檢驗檢測市場的繁榮發展貢獻力量。

      來源:《中國認證認可》雜誌 2021年第6期

      聯係我們

      聯係我們

      招標信息招標信息